举个“栗”子 自称杭州“最”好 炒货店被罚20万(组图)

发布日期:2019-05-19 08:44   来源:未知   

  店堂招牌、产品标价签、商品介绍板、产品外包装多处使用了“杭州最好”、“中国最好”字样。

  从预告片中可以看出,陈翔、英达、戴立忍所饰演的角色性格迥异,也代表了各个年龄阶层的不同特点,但每个人都有一颗追梦不服输的心。为了参加摇滚大赛,天团的整体风格惊人一致,狂拽酷炫,热血冲天。而因某热播古装剧被赞惊为天人的“不老女神”周海媚将与其中哪位主演有对手戏,也备受观众期待。

  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第九条第三项关于禁止使用绝对化广告语之规定,依法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贰拾万的处罚。

  写这个“最”字也没什么想法,谁没事去看这个袋子?我们哪知道一个字,也会惹来一身官司。

  我们做这件事,是按法律规定去做的。退一步讲,即便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

  而新《广告法》虽规定了不得使用“最”等极限用词做广告,罚则中也明确了“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广告费用,并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但“最好炒货”的广告费无法统计吗?它只不过是一些包装印刷和店堂招牌而已,按此折算三倍到五倍,恐怕远没有20万。

  违反本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两年内有三次以上违法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广告费用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广告费用无法计算或者明显偏低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

  杭州知名个体工商户方林富炒货店(上图),因其包装袋广告语“杭州最好”中的一个“最”字,被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20万。

  方林富很委屈,收到处罚决定书时,“我三天三夜没睡觉,”他说,新《广告法》这门高射炮,“打了我这只小蚊子”。

  作为执法方,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山所被指“捏了一颗软柿子”、“执法缺乏人情味”。但北山所所长唐金良说,作为执法机构,有些问题无法回避,“反过来说,发现违法行为,我们不执法,这就对了吗?”他说,哪怕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了。”

  去年11月的一天,杭州西湖区西溪路7号,当地知名的方林富炒货店,来了两名男子。方林富尤记得,“他们是安徽口音。”

  两男子买了十几元的栗子,却并不急着吃,只是翻来覆去看包装,四处咔嚓拍照,说方林富搞虚假宣传,并称,热乎乎的栗子是最好的证据。

  他们向方林富要500元,不然就举报。方林富一听,顿时血气上涌,心想,“自己在西溪路开了20年的店,什么场面没见过,怎能忍你敲诈。”

  方林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两男子当时“气焰很嚣张”,称要让方林富倾家荡产,说他“麻烦了,摊上大事了”,“我本来要打他们的,几个人把我拉掉了。”他说,他当时想,自己做买卖的,在店门口与人打架也不好,“于是就忍了”。

  他坚持没给那500块,没想到,不久,北山所的执法人员找上门来。北山所所长唐金良介绍,线索是“职业举报人”通过电话投诉后转移到北山所的,而且相关证据材料全部送达。他称,两名职业举报人依据新广告法举报,“要钱不成功,才向我们举报,而且提供了相关票据。”

  杭州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称,经查明,方林富炒货店在经营场所店堂招牌、产品标价签、商品介绍板、产品外包装多处使用了“杭州最好”、“中国最好”字样,举报基本属实。

  执法人员全面采集了方林富炒货店包装袋及现场店招等有关影像证据材料,同时,当事人在调查笔录中对上述事实亦予以确认。该局认为,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第九条第三项关于禁止使用绝对化广告语之规定,依法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贰拾万的处罚。

  1月8日,该局向方林富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之书》,白小姐开奖结果。听证会于2月1日在该局六楼会议室举行,听证结果维持原处罚,3月22日,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

  “如果打了他(两名职业举报人)还甘心一点,人也没打,现在还闹出这么多事。”方林富的妻子说,早知如此,别说给500块,“就算给两千块也心甘情愿。”

  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山所所长唐金良说,此举是维护公众和更多炒货店的利益,但处罚导致了舆论的反弹,这说明一部新法的顺利实施,还需配套的实施细则出台,“《广告法》规定了不能使用最高级用语,但使用的范围、违法的程度需要有相关细则去解释。”

  他说,方林富炒货店的门头广告、招牌、价格标签、展示牌、包装等处,都用了“杭州最好吃的板栗”这条广告语,此外,这家店每年至少有50吨的板栗销售量,有400万的流水,淘宝半年的交易量是17000单。

  和北大相比,15岁的元培学院年轻得很。在薛逸凡一个人的毕业照爆红之前,即使是在元培内部,古生物学也鲜有人知。爆红之后,更多人好奇,他们为啥要选这么冷门的专业?

  此外,方林富的家人在杭州本地另开的两家炒货店,也使用了一致的装潢和包装,“它是一个体系的宣传,案情看似简单,小,公众看到的是表面,一般的企业还没他做得大,他们本来就很有名。”

  如果讲同情,执法就没红线“方林富主要认为,这是一件小事,不应该罚得这么重。”唐金良说,此案在处理上,他们难以找到缓冲,“对于举报件,案件有没有去查、查的结果怎么样、如何定性处理都要告诉举报人,同时,案件下来经过了层层审批,我们也要层层上报才能结案,如果不处理好,人家就会说我们行政执法不到位。”

  他说,对于基层执法者而言,如果讲同情,执法就没有红线,“目前公众都在说我们在欺负一个小炒货店,其实我们的观点是,这是法律和职权要求我们去做的事。只能看在他是个体户,将罚款降到最低,用最轻的处罚。”他称,“我们是按法律规定去做的。退一步讲,即便打官司,法院也不会说我们错。”

  方林富妻子:为了隔热,我们最初是用信封、报纸做包装,然后把炒货店的章盖在上面,后来就想着要在上面写一点东西,主要内容是栗子的介绍、方林富这么多年怎么炒之类,最后延伸出了这个“最”字。写这个“最”字也没什么想法,谁没事去看这个袋子?我们哪知道一个字,也会惹来一身官司。

  方林富:我们是在河北做的包装袋,很多点评说,这是杭州最好吃的栗子,他们就给印上去。袋子上的字都不规范的,甚至还有错别字。这是口语习惯,也没说特意写个最字。

  方林富:后来改了“顶”字,现在的包装是“杭州公认的顶好吃的栗子”,我上次问他们,他们说这个“顶”字也不能用,反正我现在这个袋子也没几个,用掉就换掉了,不用这个袋子了。

  方林富:现在他们是这么给我定义的,就是广告分为很多种,手写的一张牌也属于店堂广告。但我这个不属于广告,哪里是广告,根本不是广告,是海报。我觉得太冤了。

  方林富妻子:在杭州还有几家叫我们这个名字的店,但那不是我们的店,一家是我哥哥的,一家是他姐姐的,我们连百分之一的股权都没有。我和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开分店,就想两个人守着这个小店。挂着我们这个牌子的是有好几家,但是实实在在属于我们的,就这一家。

  方林富妻子:我看那个广告法我都头痛死了,如果他们不指出来,我哪儿看这么多,总则我都看不懂。我们两个初中都没毕业,你说能看什么东西,要我去读这么深奥的东西不现实的。

  事实上,北京大学的古生物学专业从2008年创立至今,每年的毕业生都是一个,目前已是“六代单传”。“我毕业之后,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在读了,大二大三都没有学生。”安永睿透露。

  方林富:听律师的,先行政复议,走法律途径。官司我会一直打下去,肯定要好几年。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认为,执法部门对方林富的处罚,就是为了达到令其“疼痛难忍”的目的和效果,“如果罚几百元,他还是会接着做虚假广告”。 他说,法律既不能偏袒大企业,也不能放纵失信小企业,“工商局如果做出低于20万的处罚,反而是违反法制政府的基本原则。”

  他说,个体工商户虽然挣钱不容易,但也要敬仰法律,“做广告的时候要记住八个字,量力而行,适度承诺,吹牛就要上‘税’,也就是要付出代价。”他认为,此案是很好的《广告法》法制教材,对工商户而言,起到了教育效果,对其它的企业,也发出了警示,就是各类企业都要自律。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的交易秩序、企业和企业的竞争才会趋于公平公正。同时他建议,公众看待这个问题,多一些理性,少一些情绪化。(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